当前位置:huatai旅游双鸭山怎么样 双鸭山游记
双鸭山怎么样 双鸭山游记
2022-11-21

双鸭山是黑龙江的一个地级市,如果不是主编让我写到双鸭山的话,这个地方真的已经好久都没有被提起过啦!无意间以往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慢慢沁出来,细细的过往,平淡的日常,那简单的幸福就是那样子萦绕在心间,我想写篇关于双鸭山的回忆录。

写到双鸭山这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地方时,虽然故事多如牛毛,却又无从说起,思绪如同飞絮,不时跳跃在我的脑海。十余年里,吃了千般苦,遭了万般罪,终于苦尽甘来。我劝慰自己,再不想写也得写,绝不可半途而废。

倘若开车去某个地方,若没有导航指引的话,我会像无头的苍蝇瞎转几个小时,很有可能会选择放弃。但在双鸭山就绝不可能,我会闭着眼睛摸到家,只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

在一些大城市,谁都不可能犄角旮旯全走到,除非是干的年头久的出租车司机。双鸭山小,三条大街八条马路,打车5块钱便可满城跑。也许有些人未曾听说过双鸭山这个地方,不足为怪,十年前我也一样。

双鸭山地处黑龙江以东,离佳木斯60公里左右,因城市如双鸭戏水而得名,城里所有人都居住在山上。

2004年的11月底,我从吉林市只身来到这里。之前,从未踏上黑土地的我,不知前方是地雷阵,还是万丈深渊,既然是自己主动选择的地方,只能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“英雄”气概,果断地闯进这个“宁古塔”一般的苦寒之地。

因为没人接站,我拖着拉杆箱沿着满是冰雪的山路搜索前行,寻找前任留下的宿舍。好不容易找到,累的我气喘吁吁,还得提着沉重的箱子攀爬到8楼,因为我的“家”安在那里。

进得家门,三室一厅的大房间空空荡荡、尘垢处处。仅有的家私是两张破床和一台破电视,再看那前人用过的被褥和枕头,脏兮兮的直令我作呕。而且房间冷的不敢脱衣服,这个宿舍简直无一是处。

正愁爬楼的日子几时休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,令我脱离了苦海。从此往后,我的命运也突然陡转,终于是甘来苦去,春暖花开。

有一天下午,因事我提前回到宿舍,刚要开门,就听身后二人中的女人问我:你是住在这里吗?我一听这话自然感觉十分诧异,回答道:是啊!女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,问道:你是哪的人,从谁的手里租的这个房子?我没有回答她的问话,而是反问她:你是哪一位啊?她说: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啊。我一听这话知是房东来访,虽未见过,今日正好彼此结识一下。但事情并非我想的那样,她今天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与我结识,而是来下逐客令的。为什么呢?原来,这个女人将房子租给了一个当地人,但那人是个骗子,合同签了一年却只付了三个月的房租,转过身便租给了我的同事,并一次性收取了全年租金。然后手机号一换,继续行骗。俗话说: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房东找不到骗子便来此堵所住之人,一连数日,终于将我“逮住”。当对方知我也是毫不知情之人时,且是公司外派驻在,出于同情,超期入住的时间不予追究,只是责成我速速搬离,否则将起诉我侵占她的私有住宅(该大姐为尖山区法院一庭级干部)。并且起诉书都已拟好,我差一点便成了被告。

我的运气不错,只一天的功夫就在西平路五马路找到一处二楼两室一厅的房子。条件虽然一般,但毕竟有桌子有柜子,还有一张双人床,总算有点儿家的模样和感觉。

双鸭山人热情好客,既不欺生,亦不排外,且无论男女皆能饮善喝,一旦认你为朋友干什么都行,豪爽又仗义。我第一次去某矿拜访客户,因机电矿长下井了,我便与总工程师聊了一气。时近晌午,总工邀我跟他一同就餐,虽然是刚刚结识,但我也未做推让,欣然应允。一到餐厅方知是一桌酒席,算上我还有三四位客人。散白酒每人一杯,总工几句开场白后,只见总工端起杯,仅说了一个字:干!一仰脖,一满杯的白酒瞬间成空。这种喝法我哪曾见过,顿时惊呆地看着在座的其他人士,只见他们也都毫不迟疑地干掉杯中的酒,逼的我狠憋一口气只能一仰脖。我当时是什么表情自然看不到,但那种火灼一般的感觉,贯穿了从嗓子眼儿到胃里的整个通道。不待片刻,第二杯如法炮制,第三杯依然如此……整个饭局不到半个钟头便宣告结束,而我出于礼节菜都没吃上几口,便灌了三杯六十多度的散白酒。 过去,我也曾喝过半斤八两的白酒,但都是慢斟细饮上几个小时,哪像这种喝法:嗖嗖嗖,三杯完活。

以上仅仅是我在双鸭山参演的一出序幕,之后上演的才叫高潮迭起、不醉不休。由于场面太多,无法一一回放,只在此呈现两个镜头,便可见一斑:

镜头一:05年初夏,某矿。采煤矿长与我一见如故分外投缘,中午时分便召集一批辽宁老乡作陪喝扎啤。那种可装两瓶啤酒的塑料大杯我一连气喝了7个,其中有两杯还是一口饮尽。完事不让走,将我送到招待所休息,晚上五点再换一拨辽宁老乡,开始了又一轮的啤酒大战。真是开怀畅饮,不亦乐乎,一天下来交了许多朋友。

镜头二:某矿,晚上。客户和我共六人,其中机电矿长和另一个患有脑血栓的只喝了一杯左右外,余下四人(包括一个大姐),愣是将一桶10斤装的散白酒喝个精光,同时也创造了我一次喝白酒最多的记录。

我在黑龙江工作了近十年,亲身感受了多个城市的酒文化,唯对双鸭山的酒文化颇为欣赏,因为只有双鸭山浓烈的酒里含有浓浓的情。无论是矿务局里的多位朋友,还是与电信结交的诸多好友,尤其是岭东秦家大院上下几十口亲情般的对待,令我每次到双鸭山都有那种游子归家的切身感受。

双鸭山可玩的地方不是很多。记忆中最难忘的还是珍宝岛之行,让我亲眼见证了中苏之间曾经发生的那次夺岛战役的历史伤痕。之后,又去赫哲人家居住一夜,既体会了他们的民族风情,也品尝了乌苏里江丰富的鱼种,非常非常的享受。

站在今日回望过去,假如知道自己竟然会在此一待10年的话,最为后悔当初没有买个房子当家用。那时的房价才几百块一平啊,而今涨了十几倍,害得我一直居无定所,”无家”可归。